Hi, new friend, nice to meet you, welcome to my blog.
Archive for March, 2006

花护使者——圡啊

今天朗朗同学来Severance Hall献上了一场个人钢琴独奏音乐会,朗朗同学的技艺果然名不虚传。话说文刀这回心血来潮,决定试一试自己的suit。那自然是仪表堂堂,气宇不凡。有诗为证:身着批而卡但,领系金之利来,腰缠路易唯登,脚踏阿...

戴玫瑰的丑女人<外加一个美女>

文刀按:人们常说“真耐难求”。 最近读到这个二十世纪最动人的真实爱情故事,突然有所觉悟。这“真爱”就像这世间所有珍贵的东西一样——智慧、友谊、幸福、财富……——不是说你象苦行僧一样虔诚地追求,或者象乞丐一样可怜地乞讨,或者葛朗...

摘诗一首送别半年的冬天

美国北方冬天太太太太长了 nnd~ 这首诗大学的时候不知道在哪里看来的,记得当时google出来过;现在却google不到了。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自己都忘了(半年的冬天,估计还挺难的)记在这里吧。 最后的叶子落下的时候 /你和冬天一起来到我...

写在春天之前

美国国土的纬度要比我国高出许多,最南端的大城市Miami也就相当于厦门的位置而已。因此北方的冬天都特别的长,从去年十一月中旬开始到现在三月中旬,克里夫兰经历了四个月的冬天,春天总算珊珊来迟。虽然叶子还都没长出来,但温暖的南...

写在春天之前

美国国土的纬度要比我国高出许多,最南端的大城市Miami也就相当于厦门的位置而已。因此北方的冬 天都特别的长,从去年十一月中旬开始到现在三月中旬,克里夫兰经历了四个月的冬天,春天总算珊珊来迟。虽然叶子还都没长出来,但温暖的...

回到这个围城?

看来搬到WordPress很不现实啊 人气狂降。微软就是厉害,Blogger, WP都被ZLB封了,唯独Spaces屹立不倒。自从不用MSN Messenger以后就很少浏览大家的Blog,着实不应该。于是今天天南海北狂逛了一通,可是spaces还就是半死不活,响应很慢...